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为什么从周威列王二十三年写起? <#21---->

发布时间:

我们首先要了解司马光在北宋时期,儒学已经成为读书人必须要常备课程之一。而且儒家思想深入骨髓人心,在这样的文化大背景下,司马光成为封建儒家文化的捍卫者与执行者。

1.《资治通鉴》是一本从西周到宋朝建立之前,总计1300年历史的编年体史书,以时间线索为主要基准,那么这本书最主要是借鉴前人的做事反思与智慧来告诫当今圣上,什么是大一统,什么是皇权至上,什么是治国方略,什么是正统文化,如果治理整个国家等方面需要的政治工具书籍。也同样是为了满足当权阶级的统治需要,故在选材与选取时间段,有着最大考量。

2.为什么从周威列王二十三年写起,当时发生一件大事,一件大事引发后续春秋战国时代的开端。或者说司马光认为这是一件可以支撑起他这本书的精髓的良好开端。就是这年,周天子命韩、赵、魏三家为诸侯,这一承认不要紧,使原先不合法的三家分晋变成合法的了,司马光认为这是周室衰落的关键。‘非三晋之坏礼,乃天子自坏也’。原本为臣子,突然成为一国君主的转变,是对传统文化的最大的背叛。

3.从中国历史反查索看,就清楚知道,读书人或知识分子都一直在坚持与教导,文化正统,国家正统,国家明器是不能够随便去改变运行模式。如果改变了将会造成灭顶之灾,亡国的生死大事。这是司马光要告诫当今圣上,也为了统一后来世的君主,要坚持儒家正统文化,国家机器运行模式这一套路。

4.司马光做资治通鉴这本书,也彻底为封建儒家文化,当权封建统治阶段树立治国理政的床头工具书。

5.司马光也作为儒家传统文化的传播者,读书人总是要好为人师,尤其是帝师这一光荣的称号,也未后续形成“程朱理学”的儒家文化系统打下坚实基础。

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是从公元前403年开始。

这一年,发生了一起战国史上的大事:周威烈王正式册封魏、韩、赵三家为诸侯,宣告三个崭新国家完全从晋国脱离出来。

其实,在魏、韩、赵三家灭了知氏后,晋国早已经一裂为三。三大卿家势力强大,有国家之实,却无诸侯之名,因为还差一道程序的认定,诸侯之名必须要由天子册封。可是从周朝的礼法来看,赵氏、韩氏、魏氏以臣子的身份却凌架于君主之上,显然是乱臣贼子,大乱礼法,这种人怎么可以册封为诸侯呢?

周天子试图维持住最后的底线,可是却禁不住三家软硬兼施的巨大压力,最终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承认现实,正式册封赵、韩、魏三家为诸侯。魏斯就是魏文侯,韩虔就是韩景侯,赵籍就是赵烈侯。

对魏、赵、韩三氏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跨越,从卿大夫一跃而成诸侯。他们终于与晋国划清了界线,不再是晋国的一部分,而是崭新的国家。当然,晋国还存在了一段时间,只是它再也不是那个曾令对手胆战心惊的国家,而是沦为不起眼、只有几处破屋遮风避雨的穷诸侯了。曾经雄震天下的晋国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沉了,在低声下气半个世纪后,于公元前349年最终走向灭亡。

司马光为什么要选取这个时间点,作为整部《资治通鉴》的开始呢?这与他的儒家史观有密切关系。

传统的儒家史学认为,赵、韩、魏三家身为臣子,竟然剖分晋国,君君臣臣的政治体系完全被破坏。在这种纲常散坏的情况下,周天子封三家为诸侯,承认他们瓜分晋国的合法性,使得君臣之礼完全崩溃。司马光在《资治通鉴》开篇痛心疾首地说:“君臣之礼即坏矣,则天下以智力相雄长,遂使圣贤之后为诸侯者,社稷无不泯灭,生民之类糜灭几尽,岂不哀哉!”把战国时代的祸乱归结于周天子自毁纲纪。

可是我们不得不说,传统史观的结论太简单了,只是站在君王的立场上来看问题,似乎周天子不承认三晋诸侯,周王室就可以走向复兴似的。事实上,战国时代的周天子,比起春秋时代更加羸弱,完全没有任何权力。所谓的“册立诸侯”,无非是对既存事实的承认罢了。

当然,司马光如此开篇,也包括有春秋笔法,实际上也是以一种婉转的方式向大宋皇帝表达自己的忠心。

司马光编撰《资治通鉴》,始于宋英宗末年,主要是完成于宋神宗时代。大家知道,宋神宗是重用王安石以推行新法,而司马光则不遗余力地反对变法。与王安石的激进相比,司马光确实比较保守,但他对新法的攻击,并非完全感情用事,因为新法的确存在许多难以克服的弊端。司马光的政治立场,很显然是与皇帝的意志相违,因而混不下去,最后被排斥出中央,到洛阳当了个西京留台。

西京留台,说白了就是个闲差,司马光在这里总计呆了十五年之久。在这段时间里,他埋头著史,不问政事,与史学家刘攽、刘恕、范祖禹等人共同完成了《资治通鉴》的编撰。

大家知道,《资治通鉴》的初衷是写给统治者看的,所以开篇一定要政治立场正确才行。司马光选择以“三家分晋”开篇,把战国时代的混乱归因于“君臣之礼坏矣”,天子没有坚持原则,把原本是乱臣贼子的三家册封为诸侯,这是导致天下大乱的原因。事实上,以司马光的史学修养,岂能看不出周天子的无奈与被胁迫呢?他之所以这样说,无非是写给皇帝看的,表明“政治正确”,表明维护皇帝权威的立场罢了。

后来,宋神宗死后,司马光能迅速返回中央,得到重用,就是与他坚定不移的忠君立场分不开的。

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Copyright @ 2011-2019 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