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你在什么时候特别想念父母?

发布时间:

那一年,我从冰天雪地的哈尔滨回到了家乡,那一年,我十九岁。我使劲的拍打着门环,听到了拖拉拖拉的脚步声,黑漆大门吱呀一声开了,我看到了白发苍苍的妈妈。两年多未见,母亲好像老了许多许多,曾经的韶华不在!看到眼前从天而降的女儿,妈妈又惊又喜:“四儿回来啦!”

十九岁的我带了满心满怀的委屈和挫折,看到母亲和卧床不起的父亲那一刻,硬是忍住了眼睛里打转的泪水。 爸爸不肯原谅我的第一次离家,他说了句“黄毛小儿,乳臭未干!道没那么好混!”就背过身去。母亲在一旁掉眼泪,“四儿,每次都梦到你在窗前喊妈妈,说你想家了,你爸老催我去街道看有你的信么…”

我不哭,爸爸妈妈我也想你们!可我没有哭的理由!我在日记里写到:“小海(我的笔名)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出生爸爸妈妈就老了?海儿还没有长大!为什么爸爸要去打鬼子,在身体里留下弹片?为什么做了那么大的手术却没有取出,再也没有站起来?为什么舅舅每月都能领到钱爸爸却没有?不都是军人吗?”年少的我想不懂这些,我只知道自己不够努力,后来,我又写下了“父母的年龄已不允许我再延长一事无成的时光”后就去工作了。

我很想很想我的父母,在每一个烈日炎炎下,我们晚报的发行量甚至超过了科技报,下班后我又去跑服装市场,商店,甚至每一个公交站台……我希望所有人都能看到我们的报纸,并且,零售一份报纸我有五毛钱的回扣,我可以把满满一兜的零钱都换成爸爸的膏药和妈妈的胃药……可是当我渐渐掌握了报社所有流程并和同仁们一起为之奋斗的时候,报刊业的整顿开始了!我又失业了

后来,初恋男友的离世让我陷入了情感的低谷,在家人的催婚中,我茫然的选择了远嫁。当我身怀六甲时,不堪病痛折磨的父亲永远离开了他最疼爱的女人和四儿,爸爸再也不会因为我离开他去了哈尔滨斥责我“黄乳小儿”了!我所记住的是十九岁,十九岁的莽撞和母亲的白发,和爸爸背过身去不原谅的倔强。

十九岁的时候,第一次最想念父母,也懂得了父母的想念多么的令人心碎!如今,铮铮铁骨的父亲久别人世,母亲亦风烛残年,对不起,亲爱的爸爸妈妈,小海一定把忻儿抚养长大,不再让她经历十九岁的流浪离家

侧身345原创

我的父母是农村人,母亲腰间盘时常疼的走不了路,一年前我和媳妇把大城市的房子卖掉回到了老家方便随时照顾父母,我也很感恩我的老婆,她为了我而远离了她的家,谢谢她。

在回老家之前一闲下来就会想,打了电话也不放心她们,又不能经常回家,经常在街上看见别的老人就会加倍的想她们。想她们会不会怕我担心有事瞒着我,想她们是不是头发越来越白了,想他们是不是特别也想我陪在他们身边……


之后有一次我的母亲坐了一天半夜的火车来看我,我看到她背了好多大包小包的东西给我,本来她腰腿就不好,果然在我那里的第三天就疼的下不了地了,她说是火车快开了找不到自己的车厢,就这样跑到东不是再跑到西,撅到了腰。后来母亲因为不放心父亲一个人在家执意要回去,最后回到了家又修养了大半年才好转。


母亲走了之后我一咬牙就去中介做了房屋买卖登记,大概两个月工作辞了房子卖了开着空车和媳妇回了老家,现在只要想他们随时可以去看她们,有时候想起大城里的朋友心里还是有些辛酸,不过最终我还是觉得父母是最重要的!


祈祷父母永远幸福安康长寿!

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Copyright @ 2011-2019 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