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北京一老人半夜帮抬邻居后猝死,家属索赔99万,能得到法律支持吗? <#21---->

发布时间:

2017年9月16日凌晨,家住通州某小区的张老太突然从床上摔下,女儿彭某萍一人无法将老人扶回床上,于是向隔壁邻居求助。当时邻居家中只有刘某芳、曹某芝两位老人及怀孕五个月的儿媳。随后刘某芳、曹某芝两位老人到彭某萍家中帮助张老太后返回家中。却没想到,刚一进门,61岁的曹某芝就感觉胸口不适,随后倒在了卫生间,当场死于心源性猝死。刘家认为邻居彭某萍明知家中只有两位老人和孕妇的情况下,仍旧在半夜人体机能最差的时间段求助帮忙抬扶老人,对曹某芝的死负有责任。于是将彭某萍及其母亲张老太告上法庭,索赔99万余元。10月15日下午,该案在通州法院开庭审理。在听取了双方的意见后法官宣布休庭,择期宣判。法制晚报北京一老人半夜帮抬邻居后猝死,家属索赔99万 。

中国历来就坚持“睦邻友好”的社会价值观,主张邻里之间互相帮助。如果这一索赔请求都能得到支持,那么我国长久以来的善良风俗都会彻底崩塌。

据报道,2017年9月16日凌晨,家住通州某小区的张老太突然从床上摔下,女儿彭某萍一人无法将老人扶回床上,于是向隔壁邻居求助。当时邻居家中只有刘某芳、曹某芝两位老人及怀孕五个月的儿媳。随后刘某芳、曹某芝两位老人到彭某萍家中帮助张老太后返回家中。却没想到,刚一进门,61岁的曹某芝就感觉胸口不适,随后倒在了卫生间,当场死于心源性猝死。

刘家认为邻居彭某萍明知家中只有两位老人和孕妇的情况下,仍旧在半夜人体机能最差的时间段求助帮忙抬扶老人,对曹某芝的死负有责任。于是将彭某萍及其母亲张老太告上法庭,索赔99万余元。
那么,这件事情在法律上应当如何定性呢?
首先,彭某萍请求邻居曹某芝帮忙把老人抬上床,而曹某芝也欣然同意,这种邻居之间互帮小忙的行为性质属于一种情谊关系,在法律上叫做“好意施惠关系”。好意施惠关系并不会在当事人之间成立合同关系,因此同意帮忙的曹某芝遭受伤害,不能基于“帮工关系”让请求帮忙的彭某萍承担赔偿责任。

其次,彭某萍只是请求邻居帮忙把她母亲抬上床,并非多么繁重的任务。因此她难以预见到曹某芝会因此突发心源性疾病而死,在其主观上并没有过错。侵权责任成立要件之一是具有过错,因此不能以“侵权关系”让彭某萍承担赔偿责任。

最后,曹某芝帮助邻居的行为,最有可能定性为“见义勇为”,因救助别人而遭受伤害的,可以要求获益人适当补偿。毕竟曹某芝死亡与彭某萍请求帮助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让她进行适当补偿也无可厚非。

只不过是请她帮个小忙而已,就把邻居起诉到法院索赔99万之巨。如果能够达到支持,那以后邻里之间就老死不相往来了,这显然有悖于我国的传统美德。

好人难做,容易被讹,好人也难找,一不小心也会被“讹”

这个案件,和著名的彭宇案是两个极端。如果说彭宇案是好人难做,老太太不能乱扶,那么这个案子又从相反的角度,再次冲击了已经岌岌可危的社会道德底线,那就是,好人不好找,有事还是打110吧,警察叔叔身体棒,不会因为“半夜人体机能差”出问题。

远亲不如近邻,因为远,亲不如邻,但是这个案件告诉我们,近邻更不靠谱,有了突发情况,还是慎请为上!!!

案件中,原告的理由非常牵强,“半夜人体机能最差的时间”!!估计这也是无良律师实在找不到理由,无奈之下找出的借口吧!!

如果说,被告明知自己请求帮助的老人有心脏病,那么她有过错!

如果被告请求老人去做超出其身体极限的事情,那么她有过错!

但是这个案件中,被告只是请求两位老人帮忙,合三人之力,扶一位老人上床,这个事情很耸人听闻么?这个事情很强人所难么?

做好事的老人,因为帮忙后“过于劳累”,又是“半夜人体机能最差的时间”,不幸猝死,到底能不能和自己好意施惠的行为构成因果关系?即便有因果关系,被告到底有没有过错的情况下,能否要求其赔偿?

这些,根据题目中的描述,是难以判断的,我们只能等待判决书的详尽说理才能明白前因后果!

丧葬费,6个月的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北京的标准是8467元,共计50802元,

死亡赔偿金按照北京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按照死者是城镇户口计算),19年,北京的标准是57230元,共计1087379元。

精神赔偿暂时不算,仅上述两项合计就在114万。

那么原告的99万是怎么来的呢?

一种可能,自己也觉得被告没有过错,只想根据“公平”原则,让被告适当补偿,那这个99万的数额就是狮子大开口了,适当补偿,不是这个“适当”法,补偿的预期也太高了。

另一种可能,认为被告有过错,而且过错程度较大,所以114万打个折,索赔99万。

但是我觉得,恰恰是这个折扣的幅度,能看出原告讹人的意味。就算死者有心脏病,被告明知,就算真的“半夜人体机能差”,被告还是喊两位老人帮忙确实欠考虑,但是我们不能忘记的是:

被告当时的情形是,母亲摔下床,自己是个女人,无法一人将其扶上床,情急之下只能求救于人,这是出于孝,而非恶意!!她也没有要求两位老人做什么剧烈的动作,在这种情况下,到底能有多大的过错!!如果说有错,那就是她不该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好人,不该去找邻居帮忙,而应该打110求救!!!如果这个社会真的到了这种情况,那么110能忙过来么?110忙不过来,只能在家中看着老母亲躺在地上???

所以,原告不是不可以起诉,不是不可以要求补偿或者赔偿,但是这个99万,带着那么一点心虚的折扣,却明明白白将其狮子大张口,不管法院怎么判,先讹上再说的心态表现的淋漓尽致!!

甚至,他们的子女可能会想:家里没拆迁,但是老人家做好事也弄出拆迁的效果来了!!!

人心隔肚皮,真的很无奈!!

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Copyright @ 2011-2019 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