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手表如何看打磨的水平?

发布时间:

徐不工:看精加工细节。


高级钟表完工的最后一步:手表精加工

在某些方面,手表精加工有着实际的应用与功能。除了满足佩戴者的审美兴趣外,电镀层能够保护表壳材料免受腐蚀;日内瓦条纹设计有时会被称为是帮助赶走运动组件表层灰尘的“陷阱”;传统的钢螺钉加热工序能使螺钉的颜色变成深蓝色,同时也使它们变硬。总而言之,对机芯的精加工不仅是展示精细工作完成状况的显著标志,更是钟表技术完善的保证。


手工倒角

机芯倒角是指去除表面与侧面之间的边沿,并使其形成一个45°角。倒角的作用除美观外,还可清除残余碎屑和防止腐蚀。对机心细小的零件倒角是手表当中最复杂的修饰工艺之一,这道工序不但非常耗时,而且需要打磨师具有极致的耐心和精湛的手活儿。工匠先将侧面的边缘向下压,然后进行抛光打磨,形成锃亮的外观。倒角表面必须整齐光滑,宽度均等,边缘相互平行。

现代化的机器已经可以生产出经过改进的、清晰平滑的倒角,这种倒角可以用于工业化的大规模生产,用车床手工引导零件和工具,以完善斜面作业。


黑色打磨

当一个钟表零件被极致打磨后,零件表面就会异常光洁,在直视这个零件时,只能看到黑色。这是因为光线完全被反射了,零件只会出现黑、白两色。而在正面看时,完全是黑色的,所以被称为“Black Polish”。这是在最顶级的手表制作中才会出现的打磨效果,因为这道工序非常耗时。举个例子来说,如果要对一个陀飞轮的芯桥顶部进行抛光打磨,甚至可能要花上3个小时的时间来完成这一道工序。


日内瓦条纹

日内瓦纹,又称日内瓦波纹或者日内瓦条纹,是在机芯镀铑处理前,将所外露出来的条板以及桥板雕刻上同心圆形或平行波纹做为装饰的纹路。它是一种最传统的装饰类型,纹路形式主要分为条形波纹,环形波纹和放射性波纹等,通常应用于例如金属板,芯桥和转子等零件。而手表的装饰花纹除了有日内瓦波纹以外,还有鱼鳞纹、旭日纹、规则的切削纹以及扭索状花纹等。


纯手工雕刻

雕刻通常用来呈现品牌的标志或信息,主要是从品牌本身的机芯开始做起的。雕刻还可以用来装饰和个性化手表中的部件,使其具有独特性与艺术性。雕刻是一门做减法的艺术,失手的代价可能极其昂贵。一位合格的雕刻师往往需要磨练10年功力,才能熟练掌握浮雕与凹雕两种基本刀法,并能娴熟表现雕花、镂刻及金雕等雕刻形式。各品牌根据自身定位,选择开设自家雕刻工坊或找雕刻师合作,营造出了各类主题与风格都十分精彩的杰出作品,比如宝珀的“春宫三问”,沛纳海的生肖图案雕刻以及江诗丹顿的“面具”系列表盘等等。


细致到螺钉

即使是最小的零件,比如螺丝,也要经过精细的修饰来实现美化机芯的作用。螺钉会被抛光以增加亮度。它们通常呈现出发蓝的色泽,是制表时用到的传统装饰物。


手表打磨也是手表价格高低的重要指标,看手表打磨从两个方面:1.外观打磨(表壳包括表耳、侧边、圈口以及可能有的护肩;另外还有金属链节及表扣的打磨。手法上以镜面抛光和拉丝工艺为主);2.机芯打磨。

在评判一只手表的打磨是否足够好的问题上,首先要准备一个5-10倍的放大镜(最好是钟表业常用的所谓“寸镜”),凝神静气通过放大镜仔细观看。

瑞士顶级表厂的机芯打磨最常见的花纹有“日内瓦条纹”打磨、倒角打磨、鱼鳞纹(圆珠纹)打磨,这些修饰元素几乎出现在每一只百达翡丽手表上。打磨“日内瓦条纹”要用高速旋转的黄杨木刀头,一条一条地用手工推出来,非常考验技师的经验、技术和手感。加之瑞士的人工本身就贵,这样一位打磨技师的月薪在7000瑞士法郎左右(约人民币4万多元)。当你拿寸镜观看:那温润、层次、冰清玉洁、光影变化……是视觉的巨大享受,没有任何瑕疵。这一级别的打磨只有德国勉强可以与瑞士抗衡,其他产地钟表皆比不了。这是客观事实,也不是空喊就能改变的事。

最后期待国产钟表的打磨工艺早日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Copyright @ 2011-2019 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