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金瓶梅》里有哪些关于吃的精彩描写?

发布时间: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今人提到《金瓶梅》,头儿个反应总是会视作一部“男女”之书,好像里面除了“葡萄架”之类的描写以外,再无余物。其实不然,作为一部号称“明代四大奇书之一”的世情小说,书中自然是有“男女”的描写,但更主要的是对那个时期社会生活的描摹,其中对当时的衣食住行、三教九流都有非常细致直白地叙写,而写到“饮食”的地方更是相当之多,全书百回,几乎回回都有饮食方面的描写,乃至有学者将之视作晚明时期的一部“食货志”。

随便摘个几段来看看。

先来看看西门庆很日常的一次早餐,出自《金瓶梅词话》第二十二回:

很普通、很家常的一次早餐,可是看看他吃的多么奢侈,不说那炖蹄子、鸽子汤,就那一瓯儿坚果粥,也足够逗引人的口水了。

早餐就已如此了,那午餐呢?在第三十四回也有一次比较细致的描写:

这些都是日常饮食,要是逢着节庆,或者有人过生日,就要大开筵席,席上的各式珍馐更是数不胜数,什么“黑熊掌 、紫驼蹄、伊鲂洛鲤”之类的,“三汤五割”,奢靡得令人发指。

除此之外,书中也有写到他们日常用的一些小点心:

除了那“酥油泡螺”现今不大常见,其余那些些算是今天比较常见的干鲜果子了。

此外,他们喝的茶和现在完全不一样,书中有一回写到,西门庆在外喝酒淫乐完了回家,被潘金莲扯回房里,给他上了这样一盏茶:

看这原料,有点像现在湖南一些地方的“擂茶”,没有喝过,无法想象是什么味道。

至于糕点之类,什么“果馅椒盐金饼、顶皮酥果馅饼儿、玫瑰搽穰卷儿 、桧花饼 ”之类的,更是名目繁多,数不胜数。

当然书中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那四十只大螃蟹:

光看文字,就觉得很好吃了。


《金瓶梅》里写吃的精彩文字太多了,一百回《金瓶梅》每回都写到吃,特别是第二号男主角应伯爵就是一个超级吃货,他在小说中出现了五十多回,几乎都与吃有关。作为西门庆高级帮闲,他的主要功能就是陪吃,他的帮闲功夫也多体现在吃上。因此,小说中关于应伯爵吃的精描写很多,这里以他吃鲥鱼为例,以见写吃精彩之一斑。

应伯爵让韩道国跟听差的一起去处理老婆与小叔子被抓事,自己留下来陪西门庆。西门庆请应伯爵吃“糟鲥鱼”,应伯爵触景生情,随机应变,以“鲥鱼”为话题,曲意奉承西门庆,间接表达对西门庆看他面子帮助韩道国的感激之情。

话题从感谢西门庆昨日送应伯爵两尾鲥鱼引出: “我还没谢的哥,昨日蒙哥送了那两尾好鲥鱼与我。”——鲥鱼虽然很名贵,但对西门庆来说,并不稀罕,送应伯爵的鲥鱼,只是前几天刘太监送的“两包鲥鱼,重四十斤”中的两条而已。

说不清这算小气还是大方,但帮闲中唯有应伯爵一人得送鲥鱼,由此见出西门庆对应伯爵的格外器重与恩宠。应伯爵受宠若惊,加之为韩道国说情,又很给面子,便媚态十足向西门庆大献殷勤。这两句话,一句叫一声哥,亲切而至肉麻,是奴颜媚骨做派。提起鲥鱼时,还特加一个“好”字,表面是夸鲥鱼,骨子里是赞西门庆。但西门庆赏赐的鲥鱼究竟“好”在哪里,这两尾鲥鱼有多珍贵,应伯爵如何珍视,如何享用,如何处置,却大有讲究。这个“好”字只是起到引领词作用,且看应伯爵如何解说这“好”字。

“送了一尾与家兄去。”——应伯爵父母双亡,长兄如父,送一一尾给其兄,见出敬重兄长与手足亲情。当然,其兄开绸绢铺,家境好过应伯爵,应伯爵送鲥鱼,既有巴结之意,也有显摆之心——挑明是西门庆所送,有如此强势朋友,说明自己混得也不差。这是鲥鱼之一“好”。 “剩下一尾,对房下说,拿刀儿劈开,送了一段与小女。”——上敬老,下爱小,如此稀罕美味,应伯爵第二个想到的,是自己的女儿。送长兄,不能劈一段相送,送了失礼。送女儿却可以,更见亲情。

处事精细的应伯爵把西门庆送的这两尾“鲥鱼”的情感价值发挥到极致,正是一人得鱼,全家沾光。当然,大家沾的不是鲥鱼的光,而是西门庆的光。这是鲥鱼之二“好”。 “余者打成窄窄的块儿,拿他原旧红糟儿培着,再搅些香油,安放在一个磁罐内,留着我一早一晚吃饭儿。或遇有个人客儿来,蒸恁一碟儿上去,也不枉辜负了哥的盛情。”——最后剩下的半尾鲥鱼,应伯爵却舍不得马上吃掉,而是糟起来存着,慢慢享用。

应伯爵把鲥鱼糟起来存放,不像西门庆,是因为鲥鱼太多,一时吃不了,而是因为太少,要细水长流。这与其说应伯爵馋嘴,不如说是生活窘迫所致。糟起来的鲥鱼虽然只是半尾,应伯爵却把它的价值发挥到极致:一是早晚馋极了,拿出一点就饭吃,细细咂品;二是时不时蒸一小碟儿招待贵客,可以极大提高待客的档次,提高自己身价;三是如此精细食用鲥鱼,是因为鲥鱼蕴含着西门庆对他非同寻常的兄弟情谊,不如此不足以回报西门庆的“盛情”——这最后一句“也不枉辜负了哥的盛情”是画龙点睛之笔,西门庆听了,岂能不心中大悦,对应伯爵岂能不愈加亲厚、言听计从?这是鲥鱼之三“好”。

两尾鲥鱼,吃得如此巧,吃得如此有滋味,吃出如此多的门道来,也只有应伯爵吃得出。由此自画出一副可笑又可怜的馋嘴相与阿谀奉承的谄媚相,应伯爵的精致小聪明,其实是人生的大悲哀。

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Copyright @ 2011-2019 交通标志网,毛笔字,旅馆,电台,摄像机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